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幽默笑话]高个子女生

1.五岁那年,我随爸妈坐火车去大连玩。检票的叔叔把我拦了下来,非管我要票,我妈说:我们家孩子才五岁啊!检票的叔叔可不管那套:甭管几岁,超 过一米二的,就得买半票!我妈极不情愿地给我买了票以后,数落我:你说你,长那么高干吗?又让我多花二十多块钱吧!你们知道这是对一个孩子幼小心灵 多大的打击吗?


2.小时候,我最喜欢玩的就是蹦蹦床,可三年级毕业以后,卖票的阿姨就不让我上去玩了。看着同来的小伙伴在蹦蹦床上玩得兴 高采烈,我就十分委屈,眼中噙满泪水说:阿姨,其实刚上去的玲玲比我还大半岁呢!为什么她能玩,我不能玩?那位阿姨抬起头看了看我,说:孩子,你要 是有现在一半高,我准让你上去玩!你们知道这是对一个孩子幼小心灵多大的打击吗?刚八岁,他们就硬生生地剥夺了我玩蹦蹦床的权利!啊?你们问我那时多高?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小学毕业时,体 检表上身高一栏写的是1.71米。


3.记得有一次放学后,我在车站等车,两个站在我身后很久的女生突然走上前来,问我穿得是哪个中学的校 服。我说我是××小学的,这是我们小学的校服。她们惊讶地看着我,然后说啊?她是小学生!脸上的神情分明是在怀疑我是个蹲过三次班的超龄小学生。你们知道 这是对一个孩子幼小心灵多大的打击吗?


4.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空姐,世界各地到处飞,人家还得给我钱!初二那年,我在报纸上看到当空姐的身高要求是1.68米到1.73米,我的梦想彻底破灭了。高三那会儿,别人问我怎么没去参加空姐的面试时,我都会哭丧着脸回答,就是因为人家嫌我太高,所以不要我。


5.还记得有一次我独自在学校的自习室复习,图书馆的一位老教师经过,问我:学生,你初几的?怎么上着课就跑出来到这儿自习啊?听到这句问话 后,我激动万分,自从小学毕业以后,就没人问过我是初几的了。由于我太激动了,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刚想回答老师的问题,我觉得她立马就后悔了,因为 她赶紧说:噢,你肯定是刚考完模拟考试的高三学生,没事了,看书吧。

6.刚上大学时,不论听什么课,我都早早地抢第一排的位置坐。同学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坐第一排,我说没坐过,新鲜!打上幼儿园以来,我就没脱离过最后一排。


7.老爸和我一起出门,最怕碰见熟人。因为那些叔叔伯伯大妈大婶们,都是呦,这姑娘长得可真高,比他爸都高出半头来!这让身高只有一米七的老爸感到很没面子。


8.我最痛恨的是去医院。每当我一进儿童医院大门,迎接那么多小朋友诧异的目光,我就很懊悔,早知道就不生病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曾经有个小男孩说 过这样一句话:妈妈,为什么那么大的阿姨也来这里看病?你不是说只有小孩才来这儿吗?我当时就有一种想揍他一拳的冲动(暴力狂就是这么产生的)。


9.我最烦的就是买裤子。我问人家有三尺三的裤子吗?结果人家拿出一条裤腰三尺三的裤子。我说的是裤长三尺三,人家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10.我最恨的是买鞋。人高脚自然大,否则站不稳,这很正常嘛。可做凉鞋的厂商们就永远不懂这个自然规律。每当我问卖凉鞋的人有43的凉鞋吗?人家都问我你是要女士的凉鞋吗?我说是啊,人家说你可着整个市场找也没有!

标签:


 

[校园笑话]成也短信,败也短信

我的手机是挪积亚的,短信接受时候的响铃功能不能调成振动,这点很要命,尤其是考试的时候。

  期末考试前夕,好多数人都胸有成竹的,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担心了,他们的手机不是松下GD92的,就是摩托罗拉T189的,短信都可以调成振动,接受信息神不知鬼不觉。不象我手里这只倒霉的挪积亚,嘀嘀一响,走廊里的监考老师都能给招过来。

  所谓人算他就是不如天算。我们班的考场被安排在东阶梯教室,所有的手机一进考场,信息指数立刻为零!只有我的挪积亚,信息指数仍然显示为两格,我悄悄暗示周围的几个着急的死党,少安毋躁,一切有我尽在掌握中。

  第一门是英语,我们已经安排了高手在其他的考场,说好只要她一做完,就把答案用手机发过来。考试时间过了一个小时的时候,口袋里嘀嘀一响,我立刻精神大振,救命的短信来了!

  救命的短信是来了,要命的监考老师也听着动静过来了。我大大方方的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便携式闹钟,摆在课桌上。老师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指指闹钟,那什么,老师,我手表前两天丢了。

  这招是从中国解放战争里学的,叫不打无准备之仗

  老师转身的瞬间,20个选择抄完了。不到10分钟,手机再次嘀嘀做响。我装做若无其事,等老师走近,我才拿起闹钟当面拆开,卸下电池,拧开 后盖,看了看,很奇怪的说,怎么回事啊,老响,可能坏了?老师敲敲我的桌子,让我注意点。卷面上的选择题还剩下1/3的空白,我估计再发一次就成了。

  这次手机响的时候,监考的老太太生气了,怒冲冲的奔着我扑过来。我没等她走过来,已经抢先一步气急败坏的抓起闹钟使劲在桌子上磕,这什么破闹 钟!响起来还没完没了!等老太太过来,我直接把闹钟送过去,老师您把闹钟拿走吧,要不太打扰考场安静了。老太太松了口气,接过闹钟小声说:还有四 十多分钟呢,好好答题吧。

  此时我的卷面呈现一片大丰收的景象,我开始给周围的兄弟姐妹传小条。正忙着,手机竟然嘀嘀又响了!老师眼风往这边一扫,我冷汗立马就下来了!此时我的口袋里除了一卷手纸连个硬币也摸不出来了。还是那个老太太,和另一个监考的耳语了几句表情严肃起来。

  我急中生智,抬头冲着周围人问,你们也有人带闹钟了?周围的哥们都很配合,一个个满脸无辜相:没有啊。我也纳闷:那是什么声音啊?老太太走过来一声断喝:不许说话!我趁机赶紧起身,说老师我交卷。

没过几分钟,同志们陆续都出来了,考场外彼此击掌庆祝,大有革命胜利成功的意思。这时有人问我,最后一个信息到底是谁发的?我掏出手机,阅读信息,绿荧荧的背景灯下,清清楚楚的七个小黑字答案发错了!

标签:


 

[搞笑作文]我最喜欢的人

我喜欢的人之一就是隔壁家的那个早上见到我会对我笑的小女生,虽然我觉得我很帅,但是她和我比起来,年纪太小了,所以虽然我觉得她很可爱,但我还是比较喜 欢成熟美丽且将头发烫成大波浪卷的女人。身材嘛,当然是要国际级一流标准,胸就是胸、腰就是腰、臀就是臀。至于脚嘛,基本上,我的要求不多,只要皮肤柔 细、曲线优美、动感十足,这样就可以了,比起我老爸那个完美主义者,我想我的要求简单多了。当然,具备有以上条件的女人,我目前还没找到,所以只能将就一 下丁班的许诗诗,唉,我想,我是个宁滥勿缺的男人,这点,看我老爸就看得出来,他目前的伴侣啊,唉,摇头比较快!每天回家都把我老爸管得死死的,不准 他在家里抽烟、不准他边洗澡边听电话、不准他过十二点还在处理公文,现在老爸如果要加班的话,还得打电话回家。不旦如此,还规定他在家人生日时,一定要提 早回家,嗯,这点我倒是满喜欢的啦,因为自从妈妈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老爸一起过生日了,不用说生日,举凡和XX日、XX节有关的东西,我都不会见到老 爸,所以我通常都是跑到同学家去过生日的。而且现在每天都见得到老爸,真是有点感动,想当年我一个月见不到他几次面的说,需要钱就去找提款机,买东西就用 信用卡副卡,当时差点以为自已一个人也能在这世界上过活了。嗯,我离题了耶,老师,你不会因为这样而扣我分吧?你的作文我可是很认真的写呢!只是离题就扣 我分,太没天理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扣我分的!请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再来,我喜欢的人,就是坐我隔壁的豪哥,你一定觉得 很疑惑,为什么我要叫一个和我同年的人为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他是我祟拜的对象。有一次,我被六年级的人看不爽,六年级的人放话说每看到我一 次就扁我一次,豪哥知道之后,就去海扁那群放话的六年级,还告诉他们不准动他班上的人。哈!从那次之后,我就开始超级祟拜豪哥,虽然他很笨,每次数学和自 然总是离零分没多远,不过,他的国文已经到了完全可以不用上课就能考试就境介,谁叫他有一对搞文学的爸妈。我曾经和豪哥提议要帮他罩数学和自然,可是被豪 哥很凶的驳回,他说做人要正大光明,不可以做出违背自已良心的事。作弊会违背自已良心吗?不作弊的人才没有童年吧!将来长大他会后悔的,当每个人都在谈自 已小时候做弊的糗事时,只有他一个人义 正词严地说:我从来没做弊!我想,那一瞬间,全部的人一定会开始冒出三条小丸子的黑色效果线,然后开始吹起秋天的冷风还吹走一片枫叶。不过,虽然是如 此,我还是喜欢豪哥,我会罩他的,在一些他正义的脑袋所没办法理解的世界。
  
    我第三个喜欢的人,就是我老爸,不过,这家伙,我 觉得很难实际说出为何我会喜欢他,所以我还是用反面述说的方式来说好了,以不喜欢来证明喜欢。我老爸是个恶心的男人,他会把自已下班的臭袜子脱下来盖在别 人头上硬逼别人闻。之前还喜欢在浴室里 边洗澡边唱雪中红,他的歌声如果称得上好听,那用指甲划黑板的声音就叫天籁了。他还喜欢送人奇怪的东西,就是那种你收到会觉得很撇的东西,像我上次生日他 就送我一只压下去会出现大便的猪娃娃,害我当场撇在那里。我老爸的奇怪事迹真得很多,如果我要一条一条的写,我想我把全班的作文簿全写光也没办法写完他的 丰功伟业,所以,我老爸的部分还是跳过吧。
  
    我还喜欢一个人,那人是我老爸的新欢,也就是那个致力于改革我家恶息的人(恶 息是他自已说的,我倒觉得那是种家庭特色。)那人是我老爸死皮赖脸狂缠才得来的人。基本上,个性有点烂,通常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就算,不容许别人反对。就 连我的生活愉乐,看电视、睡大头觉,也都被他剥夺了,他不准我回家后就看电视,还规定我不可以看完卡通七点就睡觉,一定要准时九点睡。每个人回家还一定得 说一句我回来了。把我家搞得像是德国一样,超级有规律。不过,他也是那种会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伙,就整体上来说,算得上是不错了啦。不过,我还是很搞不懂, 老爸怎么会喜欢上他,又凶、又严厉、又没身材,感觉上还是个禁欲派的修道人员。不过,身材这一点,唉,真得是害我当年还在幻想老爸到底会 带怎么样新欢回家,依老爸的眼光和条件,一定是那种金发大波浪穿著红色紧身衣、细跟高跟鞋的超级大美女。没想到人生果然充满不可预测,计划永远比不上变 化,唉,老爸居然带回来一个穿著普通T恤、被洗到变白的牛件裤,以及白色球鞋,看起来完全和我的梦想没交集的家伙。
  
  唉,打钟了,我还是写到这里就好,反正我喜欢的人也写得差不多了,再写的话,就会是那种小白小花路人甲之类的出现,所以,就写到这样就好。

标签: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