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7日 星期六

 

描写风的好句好段好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崔护)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唐·杜甫)
不枉东风吹客泪 (宋·欧阳修)
东风夜放花千树 (宋·辛弃疾)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宋·张先)
风吹柳花满店香 (唐·李白)
风吹仙袂飘飘举 (唐·白居易)
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 (宋·郑文宝)
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说短长 (宋·赵师睾)
大风起兮云飞扬 (汉·刘邦)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宋·苏轼)
大江之南风景殊,杭州西湖天下无 (明·刘基)
风光如此须行乐,莫管头颅白几茎 (清·袁枚)
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 (宋·苏轼)
风急天高猿啸哀 (唐·杜甫)
风流儒雅亦吾师 (唐·杜甫)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唐·孟浩然)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也睡不着 (元·关汉卿)
风情犹拍古人肩 (宋·黄庭贤)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明·顾宪成)
风头如刀面如割 (唐·岑参)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宋·文天祥)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清·纳兰性德)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无名氏)
与推着人走的顺风相比,我更喜欢逆风而行。逆着风走,身边呼呼响,犹如军号阵阵,会使人产生一种激越感,那是一种奋发向上、欲罢不能的快乐。
逆着风走,看那飞卷的云头,那翻滚的绿浪,那激动的波涛,那漫天的落叶;听那森林的欢呼,那大海的咆哮,那高山的鸣响,那山雀的哀鸣,会启人深思,促人奋发,惹人共鸣,引人向前。
不要怕逆风而行,强大的风吹走的是人的软弱和慵懒,而铸成的却是坚韧的体魄,无畏的品格,豪畅的情怀,远大的志向。

夏天的风
一天午后,天气格外炎热,我割了大半天的稻子已累得腰酸背疼、头晕目眩了,汗水早已湿透了衣服,黏乎乎地紧贴在身上,难受得几乎令人窒息。
我直起腰来想喘口气,忽然一阵清风习习地迎面吹来,吹打着我的胸膛,叩击着我的心扉,轻吻着我的面颊,牵动着我的衣襟,渗透了每一个毛孔。好舒坦啊。我停止了劳作,伸展四肢一动不动地迎风挺立着,微闭着双眼,任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风一阵一阵地拂拭。
这撩人灵魂的风,是那样温柔,那样善解人意。风力不大,但不远处大道两边的白杨树都被它鼓动起一派悦耳的飒飒声。触觉与听觉相交融,越发令人陶醉。
忙碌了一天之后,我总爱独自一人迎着风,或沿着田间的小路,或趟着浅浅的河水,漫无目的地踽踽而行。风,轻轻地抚摸着我,像收藏家抚摸自己心爱的陶罐。当它吹掠过树叶和岩石的时候,也同抚摸我们的面颊时一样充满爱意。它用好听的声音安慰我们,像一个守在摇篮边的母亲轻吟夜曲。
大自然真是威力无穷,除了日月星云四员大将创造出了人类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外,它还有风雨雪雾雷电六个急先锋起推波助澜的作用,世上仿佛真有上帝,有天公、天兵天将,主宰着人世间的一切。
先说说风吧。空气的流通产生了风。风的脾气很古怪,当它心平气和的时候,微风轻拂,给人以风吻,真像个恋人似的依人。当它发脾气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简直成了暴君,令人可怕。风那种喜怒无常的脾气,人类至今还拿它没有办法。
微风天真的时候像个小娃娃,一会儿躺在草地上,嘻嘻地笑着,从这一边滚到那一边;一会儿又到小河里去了,在水面上翻翻筋斗,嬉嬉水,吹出一些花纹,画上一些碧绿色的图案,或者把水面折成折扇一样,叠起来,然后又张开去。
微风是很体贴、爱抚人类及各种动物的。夏天,微风吹散了热气,它像丝绒般轻拂人面,又像扇子一样替你打扇,舒服得常叫人称赞:真是一阵好风啊!小鸟、小猫、小狗、牛群羊群居住的地方不通风吧,睡觉时会感到热吗?阵阵微风轻拂过去,动物们舒服极了,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能发出各种叫声,表示它们的谢意和感激之情。小船在江河中航行,船夫们划桨,纤夫们拉纤该是很累的吧?自行车上桥也不容易,助他们一臂之力吧。于是轻风微拂,小船的帆扬开了,在河面上顺风滑行;踩车人如有人帮助推了把,轮子滑起来轻松多了,额头的细汗也被微风擦干了。微风还常常喜欢抚摸田野里的麦子、稻子,闻闻花朵的香味,与大人小孩握手问好,十分彬彬有礼。
可是,当风放荡发狂的时候,当它疯疯癫癫像发神经病的时候,是它最凶恶的时刻,那时人类将死伤,将遭殃。
狂风是野蛮的。当狂风吹过田野的时候,平原大地霎时卷起旋转的黄土,如果是冬天,庄稼都收割完了,草木凋零了,那时,每个村庄都赤裸裸地暴露出来。狂风变成没有遮拦的小霸王,打着响亮的唿哨,狂放地到处奔跑,跑过荒寒无边的野地,跑过空虚的村街,无理地摇撼着庄户人家紧闭的门窗,还不时扬起大把的沙土,撒向谁家的院子。恶作剧时,它还吹倒栅栏上的几块朽木,刮走草屋顶,掀起农妇的衣裙,把鸡群赶得满村乱跑,鸡毛吹得乱蓬蓬的。
当狂风夹着雪进入林海时,会发出阵阵怪啸声。一排排大树摇摇晃晃,树枝咯咯地截断,狂风不住呼啸,方向变化不定,被狂风卷起的雪,像一条无比大的雪龙,在林中狂舞。作家曲波在《林海雪原》中比喻狂风卷起的这条雪龙:它腾腾落落,右翻转左,绞头摔尾,朝小分队扑来。林缝里狂喷着雪粉,打在脸上,像石子一样……这样的狂风叫人透不过气来,也说不出话来,更听不见其它的声音。波兰作家显克微支在《十字军骑土》中说:在这旋风的怒号和呼啸声中,只听得一阵阵凄苦的声音,这声音像狼嚎,又像远处的马嘶,有时又像人们在大难之中的呼救声。
当狂风在草原上盘旋、号叫、呼啸时,刮得青草发出一片响声。俄国作家契诃夫在《草原》中曾写过狂风:忽然,在停滞的空气里有甚么东西爆炸开来了,猛然起了一阵暴风。……灰尘在大道上卷成螺旋,奔过草原,一路裹着麦秸、蜻蜒、羽毛,像一根旋转的黑柱子,腾上天空,遮暗了太阳。在草原上,四面八方,那些野麻跟踉跄跄,跳跳蹦蹦,其中有一株给旋风裹住,像小鸟一样盘旋着,飞上天空,变成一个小黑点,不见了。这以后,又有一株飞上去,随后第三株飞了上去。其中两株在空中互相扭住了,仿佛在决斗似的。
狂风肆虐城市时,景象更加凄惨。树枝给吹往一边倒,甚至几十分钟里一次也没有把树枝扭回过来。天上的云被狂风吹得从这一极吹向那一极。狂风卷起的尘土、沙粒,把天空染成了灰黄色,太阳变得昏暗无光。狂风撕碎了店户的布幌,揭净了墙上的招贴,折断了树枝,震碎了玻璃窗,吹断了高压电线杆,吹掉了行人的帽子、吹乱了行人的头发、衣裙,把大树连根拔,把房顶掀翻了。马路上,树枝像藤鞭似的乱舞,不时抽打着行人。行人低着头,掩着脸,上身向前弯着腰,困难地行走着。踩自行车的,尽管已用足了力气,那轮子好像粘住似的,难以转动前进。狂风叫着,吼着,回荡着;忽而扯天扯地的直驰,忽而四面八方的乱卷,像个乱撞的恶魔;忽而横扫,袭击着大地上的一切。狂风真是够作威作福了。这时的世界,似乎已不是人类的世界,人类被狂风打得一败涂地,狂风似乎暂时得逞,成了世界的主宰,一切都得听狂风发号施令,而尘灰则是它的帮凶。
台风也是十分令人可怖的,台风往往夹杂着暴雨。作家欧阳山在《三家巷》里描绘过台风的景象:台风一来,秋高气爽的南国就变成一个阴阴沉沉的愁惨世界。鲜艳明丽的太阳叫横暴的雨点淋湿了、溶化了,不知掉到什么地方去了。风像一种恐怖的音乐,整天不停地奏着。花草扑倒在地上。树木狂怒地摇摆着,互相揪着、扭着,骂着、吵嚷不休,满天的黑云像妖魔一般在空中奔跑,使唤雷、电和石头似的雨点互相攻击……
狂风吹到大海,就成了飓风。那时,风暴达到了它的最高点。它不但可怕,而且可憎。大海的翻腾一直达到了天穹。天上,乌云密布,在发怒;地下,海面的飓风在发狂。满天在吹气,整个大海像煮沸了似的,全是泡沫,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了,这是最凶恶的时刻,风简直成了倒行逆施的暴君,给人类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风的能量是极其大的,人类为了征服风,已经动了许多脑筋,例如,加强气象预报,加固防洪墙,建立风力发电站等等。

标签:


评论: 发表评论



指向此文章的链接:

创建链接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