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7日 星期日

 

描写莲花的好句、好段

作者 泰戈尔(印度) 冰心译

  莲花开放的那天,我不自觉地心魂飘荡。

  我的花篮空着,花儿我也没有去理睬。

  不时地有一段忧愁来袭击我。

  我从梦中惊起,觉得南风里有一阵奇香的芳踪。

  这迷茫的温馨,使我想望得心痛,我觉得这仿佛是夏天渴望的气息,寻求圆满。

  我那时不晓得它离我是那么近,而且是我的,这完美的温馨,还是在我自己心灵的深处开放。

夏日盛开的花万朵,但莲是不与她们争的。她在池塘中独自宁静。路过的行人为之惊艳,她回以馨香;采莲的女子在池中嬉戏,她微笑注目;夜幕降临,月光作陪,她静静聆听那些睡不着的心事。多少年来,每到夏日的夜晚,当人们心里颇不宁静的时候,总会想到荷塘边走一走,就像写下《荷塘月色》的散文家朱自清那样,看看那田田的叶子,宛如明珠般的花朵,和微风送来的缕缕清香。那也是莲的给予,在喧嚣的尘世里,慰藉疲惫茫然的心。
给予之美,是莲的高尚。
 《荷塘月色》(节选)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花,从来都是文人的所爱。一千多年来,宋代理学家周敦颐的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成为了描写莲花最脍炙人口的句子。莲花有淡雅恬静的脸庞,亭亭玉立的腰身,碧绿优雅的罗裙,淡淡醉人的清香,然而,最让她与众不同的,却是这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她既有入世的执著,又有出世的清逸。若是无法逃遁尘世,何不如莲花一般不蔓不枝,在俗世污流中独善其身呢?
高洁之美,是莲的至美。

《雨荷》(节选)
 作者 张晓风(中国台湾)


  有一次,雨中走过荷池,一塘的绿云绵延,独有一朵半开的红莲挺然其间。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未红,待香未香的一株红莲!

  漫天的雨纷然而又漠然,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竟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

  生命不也如一场雨吗?你曾无知地在其间雀跃,你曾痴迷地在其间沉吟——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潮湿,那些无奈与寂寥,并且以晴日的幻想度日。

  可是,看那株莲花,在雨中怎样地唯我而又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莲花里有那么完美自足的世界!

  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岂只有哲学书中才有真理?岂只有研究院中才有答案?一笔简单的雨荷可绘出多少形象之外的美善,一片亭亭青叶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

  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
花有花的语言,花也有花的心事。那出淤泥而不染的品质,百花中唯莲独有,但或许,她也会因此而寂寞。你或许会说,看,那一池荷塘,有多少莲叶陪她舞蹈?然而,她却一直在等那一个人的回眸。为什么有人总是错过,在青涩的季节路过,或是在秋霜的时候来临,只是错过了那亭亭的时候。



标签:


评论: 发表评论



指向此文章的链接:

创建链接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