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6日 星期五

 

描写初冬的好句好段

冬日里,柳树干干巴巴的,寂寂寞寞,往日里洋洋洒洒的风采一点也看不见了。
冬天,太阳升高了,耀眼的光芒一点也不存在了,活像个滚圆的大鸡蛋黄儿,吊挂在那儿。
浓黑的云像一团团破絮,倒悬在城市的上空,冷风呼啦啦扫动着满地的枯叶纸屑,更显出景象格外的凄冷。
每到冬天,大地上一片荒凉的时候,远远近近只有那些松柏树绿森森的,特别惹眼。
冬天一到,雪花一飘,水库就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偌大的水库忽然间由万顷碧波变成了一面大镜子,冰面又光又滑。
这已是初冬时节,林子里的落叶、枯枝,厚厚地铺了一地,脚踩上去,软绵绵的。
初冬,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秋风扫落叶,严寒飞雪花,时间的脚步匆匆,一眨眼,冬来了!
初冬时节,那片片枫叶都红了,一阵风吹过,叶片就像是一些花瓣似地飘落下来。

冬,一年四季中最后一个季节,最有预兆明年光景的季节,
冬,夹杂着秋的困惑来到了乡村,驶入了城市,走进了你我他的身边。
初冬,
望着树叶稀疏的果园,想着果农满窖待售的果子,
秋的困惑突然间袭上心头;
望着绿油油的麦田,想着明年沉甸甸的麦穗,一派丰收的景象展现在眼前,
秋的困惑突然间无踪无影,
初冬,留存心间的是满眼的绿,金黄的果......
初冬,
骑车或步行在上班的路上,
凤鸣广场迷人的舞姿,轻快的旋律,处处透露着健康的笑脸,
中阳商城轰鸣的搅拌声,幢幢拔起的高楼,处处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农贸市场繁忙的交易声,青脆的黄瓜,细长的豆角......一年四季鲜菜不断,
初冬,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向上,奋进,争先......
初冬,
傍晚时分,漫步在超市,穿行在店内,
琳琅满目的商品,新颖时尚的服饰,减缓了散步的人的步伐,
初冬,给人的一种感觉是祥和、繁荣、和睦......
清晨,滴滴嗒嗒的雨儿,洒落在冬的心田,
水仙,我满屋寻找那份在冬季里少有的绿,少有的清香,
找到的,唯有那个曾经养过水仙的花盆,
一种失落与茫然,油然而生,
我怎么这么大意,冬来了,我竟然疏忽了养那清高盎然的水仙来装点冬,
我不是忘了,而是疏忽了,
我一直在留意去年那个卖水仙的地方,但一直没有发现那个卖水仙花的花农,
今年的初冬,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养许许多多的水仙,
让那绿充满整个房间,点缀整个冬。
我似乎看到了满天风雪的隆冬,飘飘洒洒,
唯有那清高朴实的水仙,吐放着黄色的花蕊笑傲寒冬。

初冬没有隆冬的素丽,只有清冷干燥的风吹过,和不见阳光的阴天,但它又是美丽的,人们开始用漂亮暖和的冬装装扮自己的同时,也美化了这个初冬季节。这个季节并不太冷,只有在早晨气温稍稍低了一些,但冷得挺有精神,新鲜空气吸进肺里,清清凉凉的,如冰水般沁人心肺,由于还没入冬的缘故,花草树木还呈现出秋末的景象,完全没有冬天给人的破败凋敝的感觉,地上的小草还挺精神地长着一分绿意,在这如茵的绿色中,还有几朵不怕冷的小花在零星地开着,向即将来临的冬季释放出最后的活力。有人说初冬是灰色的,因为一到这个时候,整个城市的上空便总是灰蒙蒙的,没有了阳光,没有了生机;也人说它是黄色的,田野里已没有春夏的景色,只有收获后留下的一大片的枯黄;还有人说,这是一个使人不舒服的季节,没有春的朝气,没有夏的火热、也没有秋的激情,更没有冬天冷得彻底。可是有谁能想到,这是一个过渡的季节,它的使命就是让人们从怀念的温暖中逐渐地适应过来,这就好比一个人从安逸中慢慢走向磨难的过程,它带给人们的是寒冬来临的前奏。
那飞扬的树叶,那略带寒意的冷风不正是冬的序曲吗。
这个季节最能区分人的秉性,勤劳的人照样能够早起去忙一天的事儿,有的人就害怕寒冷,眷恋着温暖的被窝,不愿在这寒冷的季节早起。而错过了初冬最好的时光:清晨,风虽然有些冷,但还不至于刺骨,人们照样能活动开手脚,天还未全亮,路上赶着去上班,上学的人们就渐渐多了起来,老人们一清早便提着菜篮到早市买菜,入冬后的菜正是最鲜美的时候,单是看看那一垛垛水灵灵、鲜嫩嫩的菜,听听那小贩们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这本身就是一种享受。河边的树在这时也显得分外有精神,舒展开树枝迎接冬天的到来,连鸟儿也不甘寂寞,在树上叽叽喳喳快活地闹着,一点也不觉得冬天就要来了。只有树叶正悄悄地往下落,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冬天,真的来了。
初冬,正慢慢过去,虽然短暂,但也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它特有的色彩,它在忠实地完成大自然赋予它的使命之后,便悄悄地离去了,逐渐消失在这座城市中,也逐渐消失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

标签:


评论: 发表评论



指向此文章的链接:

创建链接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