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6日 星期五

 

描写公园的的好句好段

我上幼儿园时,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潘天寿公园。
那里春天时,鲜花绽放,土地上冒出了几棵绿芽,还不时有几只胆大淘气的麻雀来凑热闹。孩子们在挺拔的树苗旁玩耍,愉快极了。
夏天时,人们穿着背心,手里拿着一根冰棍在广场上散步。孩子们有的拿着棒冰,喊着好热啊!。有的在楼梯的扶手上滑滑梯。有的在运动器材上活动,快乐极了。还有的在打羽毛球,踢足球,打篮球。真是热闹非凡呀!树,比平时显得更绿了。路旁的几棵大树舒展着枝叶,沙沙的声音响着,好像在说:来吧,来吧,来我这儿乘凉吧!
深秋即将来临时,早晨时常常可以见到老人们的身影。他们有的在练太极拳,她们则扭着扭着地跳扇子舞。清晨时,几朵花的花瓣上还带有几滴晶莹的露珠。树和花有的生命力不强,已经落叶了。有的树叶子已经枯黄,慢慢地脱离树枝,落到了地上。
冬天,北风呼啸,狂风无情地吹打着光秃秃的树,几棵树呆立在那儿,广场上只有几个大人,一些小孩。有时大雪纷飞,像是冬姑娘给大地妈妈弹制的棉被。这时正是孩子们玩耍的好时机。他们有的将雪球扔向对方,有的正拿着胡萝卜、橡皮准备堆一个又大又圆的雪人。还有的正在堆雪,可能想堆一座雪山吧!
潘天寿广场一年四季都是那么美丽,可爱,我喜欢!

啊!我爱春天!
郁金香王国——太子湾
在这个阳光明媚,春色撩人的日子里,我和妈妈一齐去被誉有郁金香王国美誉的太子湾去游玩。
来到公园大门,只见两旁都是苍翠挺拔,郁郁葱葱的树木,似乎它们能把天空给遮起来。道路两旁,四周,全被鲜花簇拥着。走进太子湾的中心,周围满是郁金香,红的,粉的,黄的,橙的……颜色各异,千姿百态。从远处望去,仿佛这些郁金香是一个庞大的营队,它们站在一块肥沃的土地上,整整齐齐地排着队伍。一株株郁金香在风妈妈的怀抱中摇曳,仿佛在给大自然跳着优美的舞蹈。郁金香上,蝴蝶,蜜蜂,全都聚拢了,似乎在享受着春天带给它们的希望。
走进太子湾里的小径上,在感受春天芬芳的气息的同时,还可以观赏两旁的樱花树。樱花,小而洁白,它们张着一张张粉扑扑的小脸,微笑着。一阵微风吹过,樱花的花瓣就随风飘落下来,飘在你的头发上,飘进你的袖管里……这种感觉还真别有一番诗意呢!
穿过小径,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坪。草坪上,还有三处生态角。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名为文化之旅’——的生态角了。这是一个由植物、水平台、水景的多样组合的休闲式庭院,给人一种自然,舒适的欧陆风情的体验:在芭蕉树树叶的衬托下,洁白的护栏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在护栏的前面,是一块地面,上面铺着浅棕色的地板。在地面上,放着一张玻璃茶几,上面还放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玻璃鱼缸,在阳光的照射下,玻璃鱼缸显得格外漂亮。茶几两旁放着两张天蓝色的躺椅,前方的花坛中植满了奇花异草。这种庭院,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人间天堂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们的行程即将结束,但在我的记忆中,永不消失的是我对这次愉快的郁金香文化之旅的感受。

公园的四围,是一溜大理石的挡土墙。说是墙,也不过是半尺宽,一尺多高。既然不收门票,也无贼可防。更多的时候,倒成了行人歇息的好去处。
护墙的内侧,是几道波浪形的花圃。紫红,碧绿,鹅黄,层层叠叠,交错生辉,煞是好看。
被花圃拥抱的,是几条弯弯曲曲的青石小道,以无争的清闲伸向远方。小道的两旁,有几尊三峡石,图文并茂,叙说着欧阳修母教开蒙、学碑初举、洛阳结友、贬官夷陵、名动天下、为国荐贤的生平往事。


公园最有特色的是那藏青色的大理石广场,方方正正的,光亮照人。广场筑有两排约一米高的弧行石墙,上用行草雕刻着欧阳修的夷陵山水诗《九咏》。常见晨光暮霭中,有鹤发老者,手握两尺来长的毛笔,沾水为墨,挥毫自如,苏醒着心底那段古老的知觉。行人若是路过,宁愿绕道而行,也不肯践字而行,惟恐有辱斯文,亵渎圣观。


回想起来,那公园我也曾多次穿行路过,却不曾静心歇息。只是有一次,和人约定了在公园谈一项投资。许是公园也觉得铜臭味大煞风景,总之,那项投资竟是不知所终。


那座公园于我,因记忆而殇,因怀想而念!

2004
年的春节,天气极好。和家人吃过大年饭,路过公园。就在那大石头旁,父亲兴致悠然,神采奕奕。我则靠着父亲的肩膀,甜甜的笑着。

儿子大了,现在一年都难得去一回公园。但对公园里的老人们很有兴趣。老来无事,与一群有同好者每日一聚,练拳的练拳、跳舞的跳舞、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不亦乐乎。更有几伙文艺爱好者,划地为圈,或坐或站。有乐谱架、有麦克风;会吹的吹、会拉的拉;唱得好的引吭独歌、嗓子一般的放声齐唱,即便五音不全,也尽可滥竽充数,无人过问。

进了园门不多远,见有十几个人在打太极拳,便驻足观看。第三排一位已过中年的女士,身材不见得好,拳却打得好。一招一式,中规中矩。我每日早晨在院子里,单打独练,自以为不错,殊不知出得家门,随便一走,即遇强于我者。正是“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不可坐井观天。

沿路前行。一位30多岁的拳师,在给三个弟子纠正动作。四人都着布鞋,中式拳服。其动作刚猛,属长拳类。三弟子中,却有两人年近50,并且毫无基本功,连桩都站不好,竟是初学者。这么大的年纪,怎么来学长拳?奇怪之余,又生出一些敬意。那个瘦者,还带了一个六七岁的男孩,男孩扛一根短棍,立于一边。趁拳师辅导别人时,瘦者到男孩身边,俯身说几句什么。也不知他是男孩的什么人。说是父亲,年纪似乎大了点,说是爷爷嘛,似乎又小了点。

忽听有笛声。循声过去,见一棵大树下立着一男子,50上下的年纪,持一支梆笛,正一声一声地练长音。音虽平稳,气却不甚长,估计也是初学者。我从他身边走过,心想,这些人中年已过,还要学本当年轻时学不宜老来学的东西,精神实在可嘉。正想着,不料笛声一转,奏起了一段欢快的乐曲,笛音清脆而嘹亮,曲调明快而流畅,一串双吐音,珠圆玉润,令人欣悦。原来此人是好手,笛子也是上品。惭愧!刚才小瞧他了。

一位老人在压腿。左腿直立,右腿架在树干上,有齐胸高。白发飘飘,老人该有70多岁,腰腿可真软。旁边有几架单双杠,两位50余岁的人吊在单杠上,一位前后荡动,身体几近水平;另一位双腿蜷起,翻前翻后,反复不已。我心中十分佩服。佩服之余,又自我鞭策:这两年早上打拳,常常敷衍了事,看看人家,可不敢轻易言老。

一圈人在吹拉弹唱。手拿麦克风领唱的,一位是女士,头发银白,衣着较考究,唱得字正腔圆,有美声味,大概是退休的专业演员。一位是老头,瘦瘦的,晒得黝黑。身上穿一件廉价的文化衫,脚下趿一双长出脚后跟一截的塑料拖鞋,像是小巷里的平民百姓。相比之下,歌声略为逊色。两人的形象,反差极大。其他的人,也有的穿得时尚,有的穿得寒碜,但众人皆不以为意,只一味地唱,唱得很投入,一曲接一曲,其乐无穷。这是个平等的世界,走到一起,都是一般成员,无高低贵贱之分。

旁边一群人在做操。有老人,也有30来岁的年轻人。大热的天,汗湿衣衫,他们做操仍一丝不苟,弯腰下蹲,绝不马虎。再旁边是跳交谊舞的,几乎都是老人。女的多,男的少,所以有几对是二女共舞。有一位男士年近七旬,正装革履。他的态度执着认真,和女伴就地转了几个圈后,沿一道长长的弧线迤逦而行。看他腿脚,似乎有些发僵。但我对跳舞一窍不通,或许这个舞就应拖着腿跳。我想,将来我退休了,会不会也来这里跳舞呢?看看那些老太太,老太太都不怎么耐看,我暗暗摇头,不能想像自己搂着一个丑女人大跳其舞。这是不是说明,我的心还不老?但我离退休还有6年,6年后,心理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边想边走,去看舞蹈的人群。这群人多,占地也大。跳舞的全是女人,但在第二排的边上,却有唯一的一位男性,十分显眼。她们跳的是一支藏族民歌,舞姿优美。前排中间的一人,身材苗条,动作轻柔曼妙。这年轻女子,应当是教练了,不知请她来一个月付多少钱?我站在人群的后面,看不清她的脸,一定很美。于是绕到前面去。一看,十分惊异。她的脸虽仍清秀,而眼角细纹已现,原来不是年轻人。看来这也是一位退休的专业人士,舞蹈是她的至爱。她因爱而来,并非花钱请来的教练。我注视着这位翩翩舞者,见她目无余子,一心一意,只在舞中,一扬手、一移步,皆韵味无穷。我心中叹道:为人如此,老亦何妨!观赏良久,我将目光移向那位孤独的男子。他高高胖胖,上身是质地很好的T恤,下身为时下流行的中裤,皮带在突出的肚子下,垂成弯弯一道。屁股右边的裤兜,插了一把折扇,斜斜地,若有所指。女人群中有这么一个人,实在不协调。仔细看去,发现他其实跳得很不错。虽然所跳之舞多为女性动作,他又胖,动作难以到位,但手不忙、脚不乱,熟练自如。举手投足之间,居然透出几分柔媚。只是他神色落寞,不知胸间有何块垒?这位男子有50来岁,与我年龄相仿。他有一定的舞蹈基础,年轻时,可能在某个宣传队呆过。我想起兵团,想起在连宣传队的时日,不由得一阵怅然。

继续前行。路边四个老人在打牌,二男二女。老人打牌不像年轻人那般吵闹。旁边停着一辆轮椅,一位老人垂首而坐。是他的老伴要打牌,将他随身带着,还是他自己寂寞,要来看人打牌?棋牌的中心是湖边的长亭,下象棋的、打扑克的、搓麻将的,十好几堆。一张石桌上,四个老头在搓麻将,三五个老头围着看。有一个老头转了一圈,没找到好位子,忽然手搭在六边形工艺窗的石栏上,一纵身跃上了窗台,坐得舒舒服服地往下看。真是好身手。收回眼光时,却瞥见一个老头,正站在窗外的树下撒尿。最近的人,距他仅有两米远。不禁莞尔一笑。

走过九曲桥,来到百花洲。百花洲的石碑,原本是露天的,后来盖了一座小亭,为它遮蔽风雨。亭中有一老汉,一只脚踏在石碑底座上,左手持琴,右手操弓,正自拉自唱。唱的是京剧,其声苍凉,其意慷慨。唱到高亢之时,响遏行云。他衣衫不整,有鞋无袜,而旁若无人,气慨不凡。这样的汉子,如今实不多见。我肃立一旁,恭听数曲,不觉血脉贲张,气为之壮。亭外另有一老人,坐在草地边沿的石条上,侧耳倾听。听得兴起时,抬头张目,高声赞叹:“好!”老汉略一回头,答一声:“多谢”,琴声不断,仍复顾自高唱。

风,悄悄的,轻轻的,温和的吹着,美丽的秋姑娘姗姗而来,来到了美丽的公园。
今天,我和爸爸妈妈来到了美丽的公园,进了公园的大门,就可以看见许多树的叶子都变黃了,只有松树的叶子,还是绿绿的,连一片树叶也没黄。枫树的叶子很特别,它秋天的时候,它不是黃色的,也不是绿色的,而是红色的。

我闻到了一阵阵香味,我随着香味来到了美丽的花坛,哇!桂花全开了,花很小,也很多,正在我想摘一朵时,突然,从花里面飞出来了两只蜜蜂,我顿时开始害怕了,可是,蜜蜂不但没咬我,还好像很有礼貌一样,慢慢的从我身边飞过,秋菊开了,那一丝丝金黄色的花瓣组成了一朵朵迷人的花朵。了层层细纹,湖面烟雨蒙蒙,好像罩上了一层银白色的细纱。

忽然天空降下了小雨,小雨嘀哒嘀哒的落在湖里,湖水荡起雨渐渐停了,坐在摩天轮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美丽的彩虹,可是我还没看够,彩虹有隐隐约约的消失了。我又来到了草坪。小草的尖上也开始干枯,卷了起来。我爬上山坡,往下一看,树上的叶子还不肯离开树枝。


标签:


评论: 发表评论



指向此文章的链接:

创建链接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